炭炭

宁静无价

月下情歌(下)ooc 这只是半篇

上学时间紧,先写这些,十一放假给补上!(我要好好学习)

十月的天空是清澈的,北京的红叶很浪漫,可是熊和喵两个人没时间欣赏,他们要去民间采风。这次去的是陕西甘肃那边,正好吕雄想回家乡天水瞧瞧,凑着带张喵去自己小时候住的地方看看。
飞机上,其他人故意让吕张坐在一块儿,吕乐看见心里可开心,她多么希望她的大领导有个人管着。同去的还有几个歌唱家作曲家,一路说说笑笑就到了目的地——兰州。他们收拾好行李,就都出来喝牛肉面,面是甘肃的标志,一行人由吕雄指路,很快坐在了餐桌前。
  吕雄知道张喵不喝面,就邀请她出去跟自己吃,喵看了眼领导,领导当然默许,于是就同吕雄出来了!
“我知道你不吃面”吕雄笑嘻嘻地说
“亏你想的周到!说吧,请我吃什么”张喵脸上同样笑嘻嘻地,“你对这地方可比我们谁都熟”
“走走走,我领你吃火锅去,我知道一家特正宗。”
“咦?前几天刚吃了,我想吃家常菜”
“行,听你的,那就家常菜”

一进饭店门,大堂经理就引他们进了一个包间。
“你常来?这儿的人好像认识你唉”张喵一脸疑惑,还挺萌,让人忍不住亲一口。
“这儿的老板跟我是光屁股长大的兄弟!”吕雄得意的说,倒引得旁边的服务员噗嗤一笑。

两人点完菜,就聊了聊这次采风主要计划,话题拐着拐着就拐到了吕雄说自己想回老家天水看看,并表示想要带张喵去。张喵到是挺愿意去的,反而吕雄突然犯愁了。
“你说,到时候怎么跟乡亲们介绍你呢?”
“说朋友呗,再说了我那么有名谁还不知道我”
“我要说朋友,他们准不信,你想啊,我都快是个六十的了,没个家也不可能”
“所以你就想让我当……”张喵聪慧,一下子猜出了吕雄的诡计“吕雄,你占我便宜!真坏你!”
“我哪儿有,先坐下吃菜,来,这是你最爱吃的”
两个人的声音太大,引得服务员频频侧目,用眼神八卦着。

😘😘😘😘

今天能发平媛文(还没写)就是好的,月下情歌才写了二百。(打脸了)

月下情歌(中)ooc

就写了一点点,算个中篇,快开学了尽量在下完结月下情歌,半生缘我准备继续写下去。三十一号发个平媛文。


 

 

张喵这一滑,一下子跌倒在吕雄怀里,吕雄赶紧接住。不想,张喵太胖了,两个人就跌坐在地板上,滚成一团。

张喵的赶紧站起来,脸通红,但还不忘伸手拉吕雄起来。

“咱俩都不瘦,一摔就像两个球”吕雄到是不害羞。

“你才是球呢,你全家都是球”张喵嘴上不能示弱。

“那么说你也是啊,咱俩不是一家吗?”吕雄坏笑。

“耍贫嘴!”

“这是事实,你可别不承认,你都住过我家几回了”

“不就那几次吗,老是拿这个说事,烦不烦啊,快帮我准备菜”

“好好好,洗菜,切菜我去做,你就做好你的火锅底料就行。”

这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,就像一对结婚多年的老夫妻。因为认识将近三十年,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朋友,朋友之上就是知己,他俩老说闺蜜闺蜜的,别人虽说笑笑就过去了。可男女之间像他俩这样好了那么多年,没一点那个感情也不对。旁观者早就看出来了,极力撮合就是不在一起。说到底还是张喵在该结婚的那几年照顾父亲了,对于找个人嫁了,她愿意和家人和舞台在一起。这几年,母亲和自己在一起,但有时同母亲出门散步看到甜蜜的情侣,心里就会酸酸的,尤其是见到孩子。她把空虚的时间用在养花和收集杯子上,家里就像个花园。

吃饭的时候,张喵和吕雄都喝了一点酒,张喵喝的有点多,醉了,但她酒品不错,喝醉了就直接靠着沙发睡着了,吕雄悄悄地给她盖上一条毯子就去收拾餐厅和厨房。他边刷碗边给张妈妈打电话。

“伯母啊,张喵喝了点酒,在我家睡着了,我看是回不了家了。”

“啊哦!不过在你家我放心。”

“明天一早,我就送她回家。”

“好,对了,今天相亲怎么样了,咦,她怎么跑你家去了,她去相亲了吗”张妈妈对此非常疑惑。

“额,我这个不好解释,有人在敲门我先挂了啊伯母!”吕雄赶紧用胳膊肘挂了电话。

差点就被张妈妈套出话,虚惊一场。

收拾完锅碗,该收拾张喵了。

吕雄把张喵抱着放在床上(当然要睡着吕雄的大床上!),拿湿毛巾帮她擦了擦脸,都快五十的人了,皮肤还像二十多的,这几年保养的得多好。



木兮:

本想安静离开!谁知你不让!  @立夏以夏 。


我俩的事我可以不计较,但是你这般攻击我朋友我就忍不了!我朋友给我发聊天记录碍着你什么事情了,我只不过发截图给你看!想让你承认一些事实罢了!你为什么要这般人身攻击!QQ发完微博发,还直接给人QQ上发。顺便说一句,不是我们不想解决问题,而是你自己不想解决!是你自己退出l讨论组,退之前还不忘骂人。












事情经过:


那篇《陌》完整版存活时间很长,但是我突然接到通知被删除,我本想着没什么敏感词怎么会被删,系统bug?我也不在意。后来小伙伴创建一个群,拉我进去,我开始频繁发言之后,某人突然退群。后来我去她的lof一看,首页就是截图那样。后来好几个小伙伴去找她问清楚,随后她便删了首页那条,还改了名字!就是现在的名字!再后来我的小伙伴问她怎么退群,她说因为有不喜欢的人。的确,我的粉丝里没有她,但是她关注的人有推荐那篇《陌》。这是巧合吗?那也太巧合了吧。





最后,针对她说的我把自己当做个人物,对不起,是你的行为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人物。以下几个截图能证明,她曾经关注过我的微博。微博曾用名艺烨-,现用名-鸢汐-。至于曾用名,你们可以翻我微博,来查实证明。




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路相逢

朋友被阴了。自己写文也不容易,不愿看就别看。望周知

文刀二狗:

姑娘,如果你不喜欢哪篇文,大可以转身离开,
如果你不喜欢哪个lo主,大可以不关注,


咱本来就圈小,你既然混圈也知道咱们写文还能发出来有多不容易吧,


封了多少地方,删了多少帖,多少字不能用,你就是没见过,也该听过,


你也看文,何必难为别人


我的确不知道是你举报的,的确不知道是你在酸,


甚至我们所有人都傻,


可你自己不知道么,
一个因为个人喜好而恶意中伤其他人的人,你配得上喜欢你爱豆么


不喜欢,别看


不是写给你的

月下情歌(上)ooc

七夕啦,写点甜的

我轻轻地尝一口,你说的爱我

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。

 

“怎么样,刚才的表现不错吧!”

“还行”

爱妈妈有安排她去相亲,她一点都不愿意。吕雄听了后给她想了个点子,让她假装自己有男朋友,这个男朋友就有吕雄来演。张喵一听这主意还行,于是就拉着吕雄去相亲。

“你好,我叫张喵。”

“你好,我叫刘强”

张喵看着面前这个精心打扮的男人扑哧一下笑了,心里想这发胶得用了几斤啊!

“张小姐笑什么?”

“没,没什么”

“我今年三十五岁,在社科院工作,在北京有房子”说着还得拿手绢擦汗

“唉,等等,我知道你的情况,你不会是第一次相亲吧,那么紧张。”

“张小姐好厉害,鄙人是第一次来”

张喵不忍心直接了当的结束这场相亲,就试探地说:“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当妻子!”

“和我有共同话题,心灵美,孝顺,比较顾家的”

“那很对不起了,我是一位歌唱演员,经常有演出,而且过年也可能回不了家。不过我觉得你很有前途,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人”

“我觉得你就跟我很合适,我也是长沙人,岁数也差不多,相信从小的经历也差不多。我也是你的歌迷。”

“谢谢你的赏识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他就在咱们隔壁桌坐着呢”

“啊!”刘强回头,看到了吕雄。这时的他,正坐在那气定神闲地喝茶呢。看到两人都看自己,于是过去打招呼。

“喵,好了么,你昨天刚回北京,别累着”熊柔声说着,无视了对面的人

“恩,我有点累,咱们走吧”

“谢谢你陪我女朋友说话,你选的地方不错,茶泡的挺好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吕雄扶张喵起来,顺势把手搭在她的肩上,张喵靠在吕雄身上,依偎着离开茶馆,留下目瞪口呆的刘强。

 

出来茶馆,张喵一巴掌拍在吕雄的胳膊上,“你耍流氓!”

“我这还不是要演的更像点嘛,那个男人出来了,快走”

张喵抓住吕雄的手,让别人看起来更像情侣。

“我这假装男朋友也没点奖励啊!”

“你不是义务帮忙啊!”张喵装作惊讶地说

“那就算我英雄救美,把你从这次相亲中解救出来”

“哈哈哈哈哈,还英雄救美,我看那个刘强比你正经多了,就是”

“就是没我帅”

“哈哈哈哈哈,真好笑,走,去你家”

“去我家干嘛”

“我请你吃火锅”

“行行行”张喵听他这话又忍不住笑起来,这个男人都四十了还跟年轻小伙子差不多。

 

到了吕雄的家,张喵一下子就进了厨房,她知道吕雄家装修最好的就是厨房了,各种锅都有。但是做火锅的食材不一定够,于是张喵指使吕雄去借点香料。这不,吕乐家的门又被敲开了。

“领导好!”看到吕雄,吕乐“啪”的一下敬了个礼。

“休假呢,不用行礼了”熊把她的手放下“我来借点香料”

“干嘛啊,你要弄火锅啊!什么时候做好?”吕乐吃货的属性立马显现出来

“你张喵姐在呢,我告诉你,別搅了我俩的二人世界”

“行,香料借给你,那你告诉我你俩啥时候办事啊”

“别瞎说,八字还没一撇呢”

“你俩明明都对彼此有意思,我看就差个人主动去捅破窗户纸,一般女同志脸皮薄不好说,你要是主动点说不定就行了”

“你别管我了,快快准备生个二胎吧!”

“报告领导,时刻准备着”

 

回到家,看着张喵正在洗菜,吕雄赶紧接手,可不想张喵起身时滑了一下。


提前祝大家七夕愉快!明天我会发文(虽然现在还没写),想写甜甜的,七夕虐什么虐,要吃糖吃的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