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半生缘

写在前面。一直喜欢这两只,苦于没有现成的文,只好自己写了。一个月没写过文了,文笔不好还请见谅。文章内容纯属yy,别当真!千万别当真!我不接受批评!不定时更新

17年春晚的后台,也也边卸妆边听经纪人给她说网友们对她节目的评价。

“张老师,您自己看看吧,我不方便给您说。”

“这有什么不方便的”也也说罢就拿起经纪人放在桌上的手机。一看评论,除了赞美就是催婚,什么“你俩快点领证去吧”,“表演完该入洞房了,”之类的,让也也哭笑不得。

“看什么呢?那么乐!”这时候,熊老师推门进来。“我看看你这儿有什么好吃的。”

“你看你,刚刚瘦身成功,又开始吃了!”也也一巴掌拍在熊老师肚子上“你看看他们都评论说什么,太搞笑了。”

“你俩咋还不领证。”熊一字一顿地读出来,自己都笑了,“他们闹着玩的,可能咱俩太配了,再说他们这样说又不是一次了,你说是吧。”熊一脸憨笑。

也也撇了撇嘴,嗔怪到“你挺喜欢这种感觉是不是吖!”

熊老师附在也也耳边突然来了句“我就是想跟你领证。”然后抓了把放在也也身前的小熊饼干,“你快点,我车里等你啊!”

“我自己回家就行!”

也也的脸早红了,她就是爱脸红。“ljh太讨厌了”她心想。

“嗒嗒嗒”,这不紧不慢的节奏一听就是也也。熊老师忙不迭地给也也开车门,像保镖一样护着也也。

“我说你也太慢了,你那饼干我都能吃八回了,还有你这高跟鞋跟太高了,平底鞋多舒服,对了,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,让我跟你回家吃饭,我看微博上都说咱们这个节目喜庆,咱俩很配……”

“停,熊老师,你少说几句行吗!你说什么我妈妈给你打电话了!”

“昂,也也你就收留我吧,我这回家没人疼没人爱的,连速冻饺子都没有”

“那你怎么不找个照顾你的”

突然的一问让空气安静起来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“怎么问起这个,我都快六十了,都是老男人了谁还要我!”

“我觉得你一点都不老”

“那你怎么一直都不找”熊看向也也,饱含深情。

也也知道他在看她,她正视前方,认真地说“我想一直待在妈妈身边。”

熊知道,她父亲走后,她更珍惜眼前人,可唯独对他还像是对好搭档好朋友,他对她几次暗示他的想法,可也也并不想买他的账。他也很惆怅,自己已经老大不小了,虽说在部队里很欢乐,可每当回家面对的是空旷的屋子,所以他总是请朋友来家喝酒。曾有一次他问闺蜜朱君,他是不是没有魅力了,没女人会爱他了。朱君说,你看你的女粉丝就知道了。熊一笑而过。心里苦楚自己明白。


评论(6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