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半生缘 three

这一个自己yy的挺多的。以后我的文可能私设如山,不过也会用上梗的。熊猫撒糖一下就一大把,以后我会往甜了写,不过手滑就虐

偌大的北京城在过年时就变成了一座空城,人们回家与亲人团聚。稀稀拉拉的行人匆匆忙忙,急着回家,而只有他们俩慢悠悠的散步,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长又拉短。

“你别走那么快嘛,我都跟不上啦”喵对熊撒娇。喵的声音无论是高兴还是生气都像是在撒娇。

“好好好”熊说着就伸出手就要牵喵的手,喵一巴掌打在熊的手上,顺势腕上了他的胳膊。

“人家没说要牵你的手”。

虽然空气是寒冷的,但两个人的心里暖暖的,甜甜的。

“哎,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吗?”

“我怎么不知道,上次上节目你不是还说了,你还装我性子慢,真讨厌你!”说着拿小拳拳锤了熊的胸口一下。

“其实那么多年,一直有件事没给你说。”说着熊脸红了

“什么吖?”喵瞪着大眼问。

“我一见你,我就感觉你真好。”

那是1988年,十月的长沙比北京要湿润的多,初来长沙的熊还不适应,刚来的那天还打喷嚏。那时候他听一个女孩笑话他“这人肯定是北方人,受不了咱长沙的”,说罢便哈哈大笑。这个女孩子就是喵,这时候他俩互不相认。

喵的家乡就是长沙,来了之后心里特别高兴,有一年没回过家了,那种熟悉真好。所以她想,自己一定能拿金奖。比赛后台还和同伴说说笑笑。

不出所料,她和宋水夺得金奖。最后一天,熊看着舞台上的喵,这一次他细细的端详着这个长得像小猫一样的女孩子,大大的眼睛,橘黄色的的格子大衣,盘着头发,不是那种惊艳的美,但是让人很舒服。随即他就在笔记本上写了这样一句话“十月的风,把她吹进了我的心。”

将近三十年了,她的模样一直在他眼前挥之不去,不论是开怀大笑的样子还是领奖时的紧张模样。

两人也是有缘,回北京的列车上,熊惊讶地看着同在打水的喵,忙不迭地搭讪。

“你好,我叫ljh”

“你好,我叫zy,怎么,你认识我”第一次遇到陌生人搭讪,喵保持着矜持礼貌的微笑,看到面前这个俊朗的大哥(这俩相差8岁),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。

“我认识你,‘金龙杯’你得了金奖,我才区区银奖”

“啊哦,那你也不错了,我家就在长沙,休息的比较好而已。”

“那你的实力也很强。”

“谢谢,你是一个人来的”这个憨厚老实的大哥一下子让喵感到亲切多了。

“嗯,我在海政文工团工作,上级让我来参加这个比赛。”
“怪不得,你的座位在哪,咱们坐下聊”

这时的熊露出尴尬,他没买到坐票,只能站着。善解人意的喵看出来他的为难。“jh大哥,要不你去我那坐坐吧。”

“也好也好。”

两个人聊得投机,像是旧友重逢,这让熊更添对喵的好感。

回到北京,两人便分别了。喵投入了学习当中,熊在文工团里忙的团团转,两人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,却也从没联系过。

深秋的北京,红叶遍地,熊捡起一片夹在笔记本里,暗暗说,就让她成为回忆吧。

 

“真好,你以前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这些!?”喵听完有些感动。

“我要是说了,你会不会从了我”熊坏笑道。

“讨厌!”喵赶紧捂着脸疾走几步,其实她有点心动了。

熊总是能把感情这件事说的那么轻巧,他对父母的感情他从不向外人说,这次如此的真情披露对于喵来说,还是第一次。隐隐的,她还有些心痛,也有些后悔,自己十五年前怎么没答应他,十年前也没答应,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在纠结什么。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