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水静萱×段仲仪

这两天看《远征远征》,想写一下里面的感情线。水静萱和段仲仪。我发现张丰毅老师和谁都配一脸。沈培艺老师跳舞跳得好,演戏也好。


1931年,九月,云南昆明。

日军的目的很明显,侵略中国。东北是保不住了,段忠仪的发妻和孩子们都在辽宁沈阳,随时都可能有危险。他必须去找他们。

 

“仲仪,你当真要去吗?”水静萱哭着说。

“嗯”段仲仪低下了头。

“明日就是我们大婚之日,你走了我怎么办,亲朋好友都通知了,你让我父亲,让我一家怎么做人”

“静萱,对,对不起”段仲仪把头低的更深了。

月光撒在两人的身上,罩着他们的身体水静萱的眼泪晶莹剔透,落在段仲仪的手背上,瞬间流在地上。

“你爱我吗?”水静萱停止了哭泣。

“爱”

“嗯,只要你心里有我,不管到哪儿也别忘记我,我想通了,那里有你的孩子,你是父亲,必须去。”

“静萱,你能这样说,我既心疼又欣慰,我的小妹妹长大了。我要走了还会来的。这支笔就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吧!”段仲仪往水静萱手里塞了一直沉甸甸的黑色钢笔转身就离开了。

如此果断,军人的柔情总是很少。

望着这背影,水静萱才真的知道什么叫一眼万年。

 

第二天,本来的大婚取消。水家基本颜面扫地。水母气病。后来段仲仪把发妻接来云南,与水静萱解除了婚约。水母一气之下便撒手人寰,水家老爷子宣布水段两家从此断交,水静萱悲痛欲绝而且忍受不了流言蜚语,去了英国留学。

在英国的十年里,水静萱本以为会往了那几年发生的一切,会忘记那段感情。所以她装作是没有段仲仪这个人。但是那支钢笔她一直用着,用习惯了。

 

放不下感情的人还有段仲仪。他把妻子接回云南后,妻子跟他大闹一场。搅得家里不得安宁。搞得孩子们也对父亲有偏见,孩子们也好奇母亲嘴里的那个女人,但一直不敢问。之后段仲仪回家的日子很少,在外面公务繁忙只是个借口,他只不过不愿意回那个让他无所适从的家。当他心里急躁时,他总会想起水静萱,她一定会温柔的安抚自己,他会理解她,如果没有九一八事变,也许他们的孩子都老大了。他自知对不起她,苦了人家对自己得一片爱意。也许静萱在异国他乡找到了自己的归宿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