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月下情歌(中)ooc

就写了一点点,算个中篇,快开学了尽量在下完结月下情歌,半生缘我准备继续写下去。三十一号发个平媛文。


 

 

张喵这一滑,一下子跌倒在吕雄怀里,吕雄赶紧接住。不想,张喵太胖了,两个人就跌坐在地板上,滚成一团。

张喵的赶紧站起来,脸通红,但还不忘伸手拉吕雄起来。

“咱俩都不瘦,一摔就像两个球”吕雄到是不害羞。

“你才是球呢,你全家都是球”张喵嘴上不能示弱。

“那么说你也是啊,咱俩不是一家吗?”吕雄坏笑。

“耍贫嘴!”

“这是事实,你可别不承认,你都住过我家几回了”

“不就那几次吗,老是拿这个说事,烦不烦啊,快帮我准备菜”

“好好好,洗菜,切菜我去做,你就做好你的火锅底料就行。”

这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,就像一对结婚多年的老夫妻。因为认识将近三十年,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朋友,朋友之上就是知己,他俩老说闺蜜闺蜜的,别人虽说笑笑就过去了。可男女之间像他俩这样好了那么多年,没一点那个感情也不对。旁观者早就看出来了,极力撮合就是不在一起。说到底还是张喵在该结婚的那几年照顾父亲了,对于找个人嫁了,她愿意和家人和舞台在一起。这几年,母亲和自己在一起,但有时同母亲出门散步看到甜蜜的情侣,心里就会酸酸的,尤其是见到孩子。她把空虚的时间用在养花和收集杯子上,家里就像个花园。

吃饭的时候,张喵和吕雄都喝了一点酒,张喵喝的有点多,醉了,但她酒品不错,喝醉了就直接靠着沙发睡着了,吕雄悄悄地给她盖上一条毯子就去收拾餐厅和厨房。他边刷碗边给张妈妈打电话。

“伯母啊,张喵喝了点酒,在我家睡着了,我看是回不了家了。”

“啊哦!不过在你家我放心。”

“明天一早,我就送她回家。”

“好,对了,今天相亲怎么样了,咦,她怎么跑你家去了,她去相亲了吗”张妈妈对此非常疑惑。

“额,我这个不好解释,有人在敲门我先挂了啊伯母!”吕雄赶紧用胳膊肘挂了电话。

差点就被张妈妈套出话,虚惊一场。

收拾完锅碗,该收拾张喵了。

吕雄把张喵抱着放在床上(当然要睡着吕雄的大床上!),拿湿毛巾帮她擦了擦脸,都快五十的人了,皮肤还像二十多的,这几年保养的得多好。



评论(3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