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月下情歌(深度ooc)下(剩下的)

烂尾了(⋟﹏⋞),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写的啥了。昨天晚上熊猫又合体了,开心。终于完结了

去天水的火车上,人不多,两个人坐在车厢里也没人认出来。聊着聊着就回忆起88年的金龙杯。
“那一次比赛是好多人的转折点”吕雄这样说。“宋音就是那时候被金老师带走的吧。”
“是啊,那时候我们都多年轻,多么青涩单纯,可现在呢,都变了”张喵感慨道
“但我觉得你还是你,不争不抢,纯洁如雪,爱吃零食的小毛病还没改”吕雄不忘打趣张喵
“你也没变,还是胆子特别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张喵嘴上不示弱。

第一次知道他胆子小还是好多年前,单位组织去云南采风,他们hz的也去了。老乡们热情地拿出他们的好酒好饭招待着远道而来的北京客人,张喵淘气的跟小朋友去逮虫子,回来时拿着一兜子小虫,结果把吕雄给吓得做地上了。圈里人大都知道吕雄怕虫子了!

天水很美,气候宜人。那远处的景,依旧是如此的熟悉,已经有三四年没回过家乡的吕雄心里的感情早已泛滥,就差鼻头一酸哭出来了!

张喵一到这里就蛮喜欢的,打开宾馆的窗户,一眼就能看到远方的山,尽饱眼福。

“怎么样,还行吗”吕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“谢谢你哦,你最贴心了。”张喵少有的温存话让吕雄突然想抱抱她。
意想不到的是,张喵竟转身投入吕雄的怀抱,雄愣了几秒,紧紧环住怀里的人。上次如此拥抱,是张喵母亲得病送急救,她在他怀里哭了很久,他希望那是永恒。现在的他揉着张喵的头发,空气中有着樱花味,是张喵洗发水味道。这味道在此情此景里显得多么暧昧。

老家,一切都变了样,吕雄小时候戏耍的土堆早已成为小广场,到是家里挺好的,小辈贴心的收拾了,知道吕雄会带客人来,还特意在客厅放了花,使得屋子里添了一份雅致。小别墅后面是果林,果实早已被摘去,树叶绿油油地,风吹过发出的沙沙声舒服至极。

张喵望着忙前忙后的吕雄,心里有种家的感觉,他好像成了男主人 而自己是男主人的妻子,两人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。

“吕雄,你过来”张喵柔声叫住他
“怎么了,眼睛怎么红了”
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必须认真地回答我,行吗?”张喵态度严肃起来,好像是在思考着大事。
“行,你问吧”吕雄心想这丫头还能为什么严肃的问题。
“嗯……你还想成个家吗?”
“我都成老头子了,你说呢”
“我问你呢!”
“有合适的就行”
“那你看我行吗?”
吕雄蒙了,这姑娘太主动了!
“行……行行”吕雄反应过来激动的话不成句“我只要你……真的”
“你只要我什么?”
“在我心里”
“真讨厌你”说着粉拳就落在吕雄胸口了。

夜深了,张喵偷偷溜进吕雄屋里,吕雄亮着盏夜灯,刚打算睡。房间里多了个人到把他吓得不轻
“怎么,人你也怕?”
“怕……怎么突然跑过来”
“我怕黑”说着便掀起雄的被子,钻进去,“我陪你睡,万一有老鼠我帮你赶出去”
“咦?这么迫不及待啊!你不会是想我想得睡不着觉吧”
“你太气人了,人家想什么你全知道”张喵最爱撒娇。“我想你了,特别特别想你”说话的热气呼在吕雄耳边,痒痒的。
“你再这样我就要犯错了!”
“犯什么错”
吕雄一侧身,抚摸着张喵的头发,说
“咱们要个孩子吧!”
“好”

她喜欢在他的臂弯下睡去,他宽实的怀抱足以够她这个小猫栖息。他喜欢闻她的味道,淡淡的樱花味,暧昧有时还有点色*情。

她把那盘在头顶的长发披下来,那头发乌黑油亮,蓬蓬松松地,像山峦上垂下了一道黑色瀑布。她梳着梳着,就轻轻哼起什么曲调了,似乎那根根长发,就是琴弦,一时间七音迸发了……

End


评论(7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