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炭

陈鸿宇与李志,理想三旬与下雨

瞎写的一篇文【快开学了有点蒙】

夏末的西湖,热度依旧不减,但总比在家闷着好。这两天台风过境,天也凉了些,李媛来hang州探亲。
飞机晚点了。本来来接李媛的金平左等右等也见不着人,倒是急得秘书团团转。“金书记,美国的客人已经到了快半小时了,这笔投资很重要啊!”。“才半小时,让他再等等”“行吧”

“飞机怎么还不起飞啊?”旁边的大妈问李媛“咦?你是不是那个谁……唱歌的那个李媛”
“对不起,我不是”李媛心里也很着急,但她表面还是波澜不惊。上次见面还是五月,都三个月未见了,还真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。

“书记,我估计这飞机晚点一时半会也到不了,您那办公室还有外国客人那。”小王着急了!
“几点了”
“快三点了”
“走,先不等了,估计这飞机到五点也到不了。”
“那夫人那我给去个电话”
“不用,她不知道”

飞机上,李媛十分疲倦。没日没夜的工作搞得自己快疯了,姨妈迟迟未到访,她还以为自己要绝经了!她这几年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不年轻了,很多事上面显得力不从心。团里的小花们都得推出来,有时甚至自己要当个绿叶,她也不愿意争那些所谓的功利,更不屑于争。岁月已经把她磨砺成成熟稳重的人。这让她更渴望回家,回到家人身边。

李媛一到家就围上围裙做菜,她好久没下厨了,这也可以让妈妈休息一下,妈妈一直帮她照顾金平。洗菜的时候她想起了在机场,飞机落地的那一刻,她的心就已经飞到家里。走出机场大厅,她看到一对情侣,男生拿着一小束花,女孩甜甜的笑。她想起她二十几岁时,脸上也曾洋溢着这样的笑,可日子总得在柴米油盐里过去,激情褪去之后就是互相的陪伴。

“媛媛,回来了!”金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
“啊?嗯,来了”李媛笑笑。
“我帮你做饭吧,本来要去机场接你,结果美国的投资商过来了,我就没去,对不起啊”
“没事的,我习惯了”
“团里还好吧”
“嗯,有些麻烦,不过对我影响不大”
“媛媛,我可能要去北京”
“那么快吗?”
“就这一两年,你也要做好准备”
“哼”李媛冷哼一声,“你们这个圈子总是会扯上我,你知道吗,现在已经有人对我使绊子了,虽然不明显,但我感受到这种危险气息,现在如此,不知道以后我还能不能唱了”
“媛媛,我对你现在真的,真的满怀愧疚。”
“金平,其实你不用自责的,当年结婚的时候就说过,互相支持,你支持我那么多年,现在我也要支持你,纵使是头破血流我也会陪着你”
“媳妇儿,有你真好”金平突然用山东话一说,倒引得媛媛一笑。
“你这山东话有长进,赏你吃块火腿肠”
“才这点啊!不够吃,我真想吃你”
“给你吃肉都堵不上你的嘴,今天洗干净点,我伺候你!”李媛突然对他抛了个媚眼,迷的他不住地点头。
“李媛啊李媛,你可真是个妖精”
“那你就是个唐僧”

评论(5)

热度(19)